皮蛋走了(後記)

當一切結束,把皮蛋裝進小紙箱的時侯,陳醫生說我們看起來都很樂觀,不像其他主人甚至會當場大哭情緒崩潰。

其實,我們覺得就算在小朋友面前難過,也改變不了什麼。

我們能做的只有當我們看到皮蛋努力的想要站起身來、努力的想要叫出聲來時,盡最大的努力幫助他活下去。

而當我們看到他連動都不能動,甚至連眼睛都睜不開了,也只能強忍悲傷選擇讓他離開。

也許,小朋友們看到哥哥姐姐們難過的樣子,心裡也是很難過的。

而且醫生也是個平凡人,看到小生命從面前離開而束手無策,其實心裡的衝擊比我們這些哥哥姐姐更強烈吧。如果我們當場表現出悲傷的樣子,只會讓醫生更自責而已。我們都知道你們很努力,桌上的原文書、筆記、電子字典,其實我們都有看到。

當然這些都是我們心裡的話,並沒有和醫生說。

我只能開玩笑的說:”我是人前強顏歡笑,人後珠淚暗彈”,試圖緩和著氣氛…

直到回到家,寫著這幾篇文章,當我和Irene說”我寫完了”的那一瞬間,我們的眼淚才終於潰堤。

也許,自始至終都只是人類的傲慢而已。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