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走了(上)

1147310028

2006年6月1號 晚上八點十五分,皮蛋先走了,結束了短短五年多的小生命,終於可以和窗外的小鳥一起玩了。

之前腎衰竭的狀況穩定下來,醫生告訴我們他可以出院回家了,我和Irene實在是高興的不得了。儘管因為他腎臟的功能已經損壞,不能和正常的貓一樣生活,每天得要幫他打點滴來讓他能夠攝取足夠一天份量的水分。而他也很乖的完全不怕打針的讓我們幫他打。過了幾天狀況還算穩定,他也很開心的像往常一樣在家走來走去,躺在窗檯邊曬太陽、晚飯時間伸出小爪子輕輕抓我要討摸摸。唯一的缺點就是不太吃東西。和醫生討論過後的結果可能是因為他的牙齒不太好,所以就安排了5/24洗牙。

5/24一早,飄著小雨,加上Irene要上班,所以我就一個人帶著皮蛋,上了計程車就回到醫院。

結果,皮蛋就再也沒辦法回到家了。

到醫院把皮蛋交給醫生,醫生說下午四點我上完課以後應該差不多就可以去接他了,於是我就離開醫院,到學校去上課。上完課後打了電話給醫院,醫生說他退麻醉有點慢,可能要晚一點才能去接他。我想說好吧,那我晚一點再和Irene一起去接他回家吧,我就自己回家了。

過了不久,醫院又打電話來,說他忽然癲癇發作,全身抽搐加上流口水,然後沒辦法自己站起來,眼睛也失明了,狀況不是很好。所以吃完晚飯,我就和Irene一起去醫院看他。醫生跟我們說這也許是癲癇暫時性的狀況,也許可以復原自己站起來,眼睛也可以重新看到東西,但是需要在醫院觀察幾天。而觀察的這幾天,我們每天都去看他,看牠慢慢的似乎可以看到東西了,也可以自己在地上踏著怪異的步伐兜圈圈,甚至連吃東西都正常了!其實慢慢的放心了許多。

不過就在前天的下午,醫生忽然又打電話給我,說皮蛋癲癇又再度發作,而這次我們再去看牠,醫生就很婉轉的告訴我們可能要有一點心理準備了。給他控制癲癇的藥,幾乎沒有什麼效果,這樣他日子過的會很辛苦,可能需要考慮讓他做安樂死。這時,我和Irene就知道這次可能沒辦法了,雖然皮蛋很努力的想要張開眼睛、很努力的想要站起來。但是病痛終究阻止了他。

事情到這裡,似乎要結束了。本來昨天去醫院,就已經抱著要見他最後一面的心情。結果一進醫院,醫生很高興的跟我們說,皮蛋今天的狀況似乎又好轉了,可以再給他一次機會試試看,畢竟牠真的很努力。所以昨天我們又開心的回家了。

到今天,就真的結束了。下午醫生打電話給我,說皮蛋今天狀況不好,可能真的要考慮安樂死了。我馬上打給Irene

(文長,下篇待續)

Comments

comments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