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便宜的就好?

我們的社會長年以來瀰漫了一種什麼東西都要選便宜的、選高C/P值的價值觀:

有批牛肉好便宜的
]1 有批牛肉好便宜的
  • 食物要選便宜的,有錢就應該拿去投資炒股炒房,食物這種東西當然是越便宜越好。

    所以就會到老累積了一堆用不到帶不走的錢,加上吃了一堆來路不明的化學添加物之後,得到的一身病痛。

    生產食物的廠商也因為這樣的價值觀,便宜的賣的比較好。所以不斷的想出任何方法生產便宜的食物、添加更多的化學成分來取代原本理所當然應該很貴的天然成分。

    於是我們就有了 放一年不會壞的杯子蛋糕兩小時不會融化的冰淇淋 等等奇妙的商品。

    食物本來就不應該是很便宜的東西。

    一隻豬能炸出多少豬油,你買之前那種豬油那麼便宜,不會覺得很奇怪嗎?

    便宜到不合理的地步,不用大腦思考,硬食的結果就是吃下一堆化學添加物或是來源不明的東西啊。

  • 員工要選便宜的,應屆畢業生薪水要太高就是好高騖遠。年輕人剛出社會就是要先磨練一下。

    所以所謂的大企業永遠就是保守到不行,只想不斷的繼續想辦法降低成本,從現有只剩下極低獲利的獲利模式,再壓榨出多出一點點的利潤。

    要這些企業裡面的中高階主管大多已經僵化如水泥的腦袋,想出創新的業務模式根本是強人所難。底下新進來正戰力強大的年輕人,卻只能領著剛剛好可以餬口的薪水,既吃不飽、每天因為大量的加班也睡不好。創新?還是算了吧。

    然後繼續被灌輸中高階主管那些所謂:「撐下去就是你的」的價值觀。

    醒醒吧,撐下去從來就不會是你的。

    撐下去只代表你認同這樣的價值觀而已。

便宜的大多都不代表是最佳解,只代表你花不起、不值得那個錢而已。

我們要追求的應該是價值,而不是便宜的價錢。

頂新當女巫燒本來就沒用啊

今天就來碎碎念和頂新有關的這個吧

抵制頂新行動 柯P搖頭:像中世紀燒女巫

昨晚在臉書看到某人在評論這則新聞:

我很好奇這段話如果是連公子說出來的,ptt的鄉民會回文或kuso成怎樣的結果,還會被大家回說”說的真好!”嗎?。

一面倒的新聞看的真的很厭煩。

有些人有個習慣,就是一大疊報紙看起來太花時間,所以通常只看標題。有興趣的再慢慢的看內文。

到了現在這個電子媒體的時代更是方便了,新聞通常都是條列式的把標題列出來,所以你可以一口氣完全不用腦的看完「一大堆的標題」,然後媒體發現這樣的智障人還真他媽的有夠多,就順勢的開始愛用「標題殺人法」了。

然後這則新聞只看標題就會出事了

閱讀更多頂新當女巫燒本來就沒用啊

吃大便

如果一個人要吃大便,你嚇到趕緊跟他說大便不能吃,他反而說:

「你幹嘛這麼兇?這大便看起來就可以吃啊?你講那麼多大便的成分什麼的我聽不懂啦!中天新聞都說可以吃啊!你太偏激了啦!」

那你就去吃大便吧

‪(怕的就是以後大家都得一起吃大便了‬)
‪(幹我不要可以嗎‬)
(好強的即視感)

沒自覺的城市

這個地方的很多問題都是出在沒有自覺,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做了會造成什麼影響。

  • 中午在辦公室裡大聲聊天,把所有想要利用這一點時間休息的人吵醒。

  • 走在路中間專心的玩手機/聊LINE,後面的行人完全無法預料你的動線超過你往前走。

  • 在擁擠的捷運車廂裡面面對面圍成一圈聊天,完全不知道就算站並排的還是可以聊天而且不會把兩人中間的空間浪費掉。

  • 在十字路口轉角攔計程車,把所有走慢車道的車都卡在路口裡面。

  • 在靠進公車站牌的地方臨停,搞的公車要斜插進慢車道載客,一口氣把兩個車道的車檔在後面。

還有太多例子了

我很欣賞日本的那種盡量不要打擾別人的態度,而不是「阿又沒有關係」的這種無賴想法。你生活在這裡如果可以多用一點腦袋而不要憑直覺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大家都可以生活的更方便。

幹,這還要我教喔。

回頭看看宇昌案

阿伊的Lab: 宇昌案,還記得嗎?

宇昌案 – 維基百科

雖然說也死無對證 2012 總統大選,馬英九陣營在最後關頭打的這張詐賭牌對蔡英文的選情是否影響到整個結果,但是馬英九終究是勝選了,而後來連馬英九自己家裡開的特偵組也宣告本案查無不法,而何大一也對這個國家徹底失望的轉向找中國廠商合作,而且也在中國做出了名堂來了。然後台灣原本可以有機會做起來賺全世界錢的生技產業,就因為馬英九想要勝選而烙賽的萬劫不復了。

幫忙抓個重點,這整件事要鞭幾個人:

  1. 馬英九

    沒什麼好說的,就是一個始作俑者,怎樣都脫不了關係吧?

  2. 邱毅

    中國國民黨陣營的邱毅罵中研院院長翁啟惠、中研院院士何大一、陳良博是科技業「敗類」;還說何大一與前第一家庭醫生黃芳彥是同一類型的人

  3. 蔡正元

    蔡正元罵何大一是三七仔

  4. 劉憶如

    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則依其根據(後被證明為劉偽造之文書),稱何大一為宇昌案的蔡英文共犯,說他在南華生技案送到國發基金審議時,持反對意見,卻在爭取Genentech公司合作上擔任主談人,並在宇昌生技成立後拿到技術股。

  5. 周玉蔻

    周玉蔻指控楊育民、何大一,陳良博等人勾結,以內線交易的手法,設法交涉轉賣給由他們與蔡英文結合在一起的新設公司,想要獲得量產後的高額利益。

  6. 葉宏志(你哪位?)

    休士頓華資中央銀行副董事長兼休士頓全僑馬英九後援會召集人葉宏志指稱,當年歐華創投董事長高育仁指稱身為黃芳彥姪子的何大一為貪自己公司的利益而否決他人成立公司

以上這幾個人現在還可以好好的在政壇或是商界上打滾也算是台灣奇蹟吧?

不過以馬英九想當中國在台代理人想破頭的馬腳最近慢慢露出來了之後,這種完全不把台灣這塊土地的發展放在心上,只要能搶到大位,屆時穩穩當當的當他的代理人(或是區長)就好的心態,我也慢慢能夠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