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悲慘的故事

今天是期中考的最後一天,原本應該是很令人興奮的日子,但是我卻過的很悲慘。

早上起來,昨天晚上吃的Pizza就開始在肚子裡打滾,為了以防萬一,就先進廁所去處理一下。嗯~不是很暢快~不過也算是有點成就,於是我就出門往學校出發準備考最後一科。

到了學校,ㄟ…肚子又開始有點不舒服,可是考試前五分鐘的預備鈴已經響起,已經沒有時間可以去拉屎了,只好硬著頭皮走進教室。

考試鐘聲響起,肚皮的狀態越來越不妙,這時候耳邊響起的是EVA中的經典台詞:”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但是發善念發正念絕對是沒用的,腦袋中一片空白,考卷上所有的字都往廁所的方向飛去。”回來啊~你們要去哪裡~”。隨著狀況越來越不妙,額頭上的冷汗也漸漸的冒了出來。直到監考老師(助教?)走到我旁邊檢查學生證的時候,腦袋也差不多已經空白了五分鐘。

“ㄟ…那個…我可不可以去上廁所”,我硬著頭皮擠出了這句話。

“好像不太行耶…”助教無情的回答我,並走向我前面的同學檢查他的學生證

(慘了,難道我要就此交卷?可是我只寫了名字而已啊啊啊啊)

這時助教回頭問我:”你想拉肚子嗎…?” (用不用的著說話那麼直啊啊啊啊啊)

在這個moment,我感覺到我頭皮已經硬到可以把王建民的快速直球一頭撞出洋基球場的全壘打牆外。我說:”嗯…”

想必助教發現我臉色也已經白到比全新的小YG內褲還白,於是他說:

“那你等等不行了再叫我” (!!!!)

(我我我我現現現現在在在在就就就就不不不不行行行行了了了了啊啊啊啊!!!)

“喔…好…”

於是我繼續頂著我那全壘打王的頭皮,對著考卷忍耐著…

時間恐怕又過了五分鐘…(十分鐘? 十五分鐘? 要我給他一個時間,我叫他一萬年),我終於等到了巡了教室一圈的助教。

“ㄟ…助教,我想去廁所…”

“好吧,考卷給我,你去吧,等等回來找我拿考卷…”

天啊我的聖母馬利亞媽祖娘娘黃母娘娘慈禧太后我感謝你啊啊啊啊!!!(喔,忘了說,助教是女的)於是我衝向廁所,眼角流下了一滴感動的眼淚…(全劇終)

Comments

comments

“一個悲慘的故事”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